第108章 照样锤 - 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第108章 照样锤

“对啊,阻止拍戏也太没有素质了吧?” 周围几个人也哀声载道了起来,但随后看到熊爷从楼道里走出来后,纷纷闭上了嘴巴。 陈枫知道对方就是来挑事的,正打算上前和对方理论一番,却被卢洪玲突然挡在了前面。 “让我去和他们交谈一下吧,你过去我担心会惹出更大的麻烦。” “厉害了,你以为人家真的是那种好说话的人吗?” 枫哥无奈耸肩,对方却狠狠白了他一眼。 “咱们要给公司树立完好的品质形象,这种事情都不明白,你是怎么当上总裁助理的?” 卢洪玲说完这些后便来到了熊爷面前,对方看到她后,那双眯眯眼很明显发出了阵色狼般的光芒,比陈枫都要热烈。 这种感觉虽然不自在,但卢洪玲认为并没有办法,心里只想着把事情解决掉。 “你好,我们现在在楼下拍戏,请不要再往下面泼水了好吗?” 她刻意用了比较温柔的声音和熊爷解释着,并抬起胳膊指了指身后的片场。 但没想到的是,对方默默的从口袋里掏出了一只香烟点燃,接着就将一口烟雾喷在了卢洪玲的脸上。 “楼上是我家,我想要做什么事情不能被限制吧?” 他说的这句话完全没有任何的理由,但依旧态度强硬,甚至在说完后,还转身同身后的小弟们笑了起来。 “先生您听我仔细跟你讲,”卢洪玲仍旧打算好好解释,“我们只占用这里两个多小时,等结束后,你想怎么做都没有问题。” 枫哥在后面摇了摇头,张导也叹了口气,表示卢助理很明显就是在对牛弹琴。 果不其然,对方这一次完全无视了她的谈话,并且直接带领着小弟们就打算走进片场逛一逛。 “想不到这里竟然还准备干这种事情,就让我来给把关把关,看一看到底适不适合拍戏吧!” 说着话就走到了陈枫面前,熊爷那张本来微笑的脸突然变了模样,眼睛死死的盯着他看了去。 卢洪玲也连忙跟了上来,心平气和的表示拍摄场地闲人不能进入。 “小姑娘,我就是进去溜达一圈,你刚才既然还让我等待几小时,为何现在就不能等待我几小时呢?” 熊爷活动了下手腕,好像在给陈枫示威一样,却没有发现对方完全没有在意,并且还挺起了胸膛。 “先生我不是这个意思,但是能不能给我们阳明文化传媒一个面子,拍完戏啥都好说!” 对方一听到这句话,脸上忽然闪过一抹得意之色,猛的转身就看向了卢洪玲,舔了舔嘴巴。 “你刚才说的是真的吗?小姑娘?” 见对方似乎被自己给说通了,卢洪玲急忙用力点了点头,表示她说话算话,只要不妨碍拍戏,什么事情都好商量。 “哈哈哈,你们听到没有,这妞儿说的话挺中听啊,”熊爷和自己的小弟们打着哈哈,随即色眯眯的当着众人面捏住了对方的肩头,“我没有多大要求,你现在陪我开个房间玩玩就没事了。” “什么?!” 张导眼瞅着对方的眼神越来越不对劲,上前想要把卢洪玲拉回来。 然而熊爷已经出手,将面前站着的卢洪玲活生生拎了起来。 如果放在当初,卢洪玲早就出手了,可今天的她一是没有事先防备,二就是没有吃早饭,全身没有任何力气,所以此时的她,只能任凭对方摆布。 “呦呵,看着样子还想挣扎,等哥哥把你弄舒服了,你就不会挣扎了吧?” 熊爷用下流的话攻击着对方,周围几个人都想要上去教训他一下,可奈何面前还站着小弟,根本无法靠近。 就在这时候,一旁没有说话的枫哥,猛的打出了一拳,自己面前那位呲牙咧嘴的混混被直接打飞到了半空中,随即如同断了线的风筝一般,落在了垃圾桶里。 砰! 巨大的响声让熊爷恢复了一丝冷静,不过在他转身的时候,手里拎着的女人也发起了进攻,一双秀腿当成夹住了他的头。 “巾帼不让须眉啊!” 枫哥看到后忍不住拍拍手,然后纵身一跃,在卢洪玲收腿落地的瞬间,抬脚踢向了对方的脑袋,当场就让熊爷捂着头,跪在了地上。 一切发生的太快,周围其他人都没有看清发生了啥,就只见陈枫和卢洪玲站在了一起,而原本嚣张跋扈的熊爷,则痛苦的吼叫着。 “你们这群饭桶愣着干嘛,给我上啊!” 可沉默了几秒钟后,自己却并没有听到小弟们和对方打斗的声音。 原本,就在陈枫一脚将其中一人踢飞到了垃圾桶里后,其他的小弟们就心知肚明了,根本没有再继续嚣张,拔腿就离开了薛家屯。 “别叫了,你带来的小弟们早就跑路了,”枫哥同样没想到对方的手下竟然会这么迅速就把老大卖了,上前抬起脚就踢翻了他,蹲下身子开始摸索,“现在老老实实的给我躺好!” 卢洪玲不知道陈枫想要干什么,直到发现他从熊爷口袋里摸出了一包香烟后,才注意到他也从口袋里摸出了一个东西。 “睁开你的狗眼给我看看,这中华的烟屁头,是你丢下的吧?” 用力掰开了熊爷的眼睛,枫哥将手里的东西递了上去,冷声质问。 “去你妈的,那么多抽中华的人,怎么可能是老子丢的?”对方看着陈枫狠狠的骂了句,并且仍旧不服气的吼道,“你敢对付我,信不信我让你在松江市消失?” “你吓唬我啊?”枫哥听完他的威胁后,露出了无所谓的表情,“那我现在是不是应该把你放了,让你好去找帮手对付我啊?” 说完这句话后,他的脸色同样变得狰狞了起来,随即一只手狠狠的掐住了熊爷手腕的虎口,越来越用力。 就连不远处的张导都听到了咯嘣咯嘣的声音,随后发现熊爷的脸上全是汗水,眼神也变得惊恐万分。 “你知不知道薛家屯这里住着多少人?你昨天晚上放的火,如果没有被及时处理,会发生多大的意外?” 枫哥不打算原谅他,毕竟只有记忆犹新的教训,才会让此人铭记在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