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章 香姐的任务 - 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第120章 香姐的任务

原来是血刃打破了头顶上所有的灯管,让他们所在的这间屋子陷入了黑暗,而陈枫和香姐也正好逃离了此地,从李锦华离开的地方溜了进去。 但是在这条不算宽敞的走廊还没有跑两步,身后就传来了一阵剧烈的枪响,无数的子弹打碎了紧闭的房门,那群打手跟着就跑了进来。 “好姐姐,我怎么觉得咱们越来越往下面走了?” 枫哥看着面前幽长的走廊有些害怕前方会突然出现新的打手,可就在这时,身后的香姐却猛的拉住了自己,随即就推开了旁边的屋子。 “走这里!” 一时间二人调换的关系,香姐就好像对这里非常熟悉一样,三下五除二就来到了一个更广阔的大厅中央,陈枫惊讶的抬起了胳膊,给对方竖起了大拇指。 “不愧是我的好姐姐,关键时刻还是很有用的!” “现在我们两个没空聊天,赶紧给我守住入口,我要破解面前这道门的密码!” 说时迟那时快,香姐再一次一把将枫哥推走,自己则从头顶上的秀发里摸出了一枚小型的机器,将它贴在了密码锁上。 听着跑步的声音越来越响,陈枫也只能硬着头皮返回到了刚才的走廊,并且趁着还没有人出现的时候,就把血刃丢了出去。 红光再次闪耀,最前面手持冲锋枪的打手完全没有刹住车,活生生的就顶到了迎面而来的血刃,倒在地上滑行了数米。 至于后面跟着的打手们则全被吓了一大跳,他们还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怕的武器,竟然会凭空出现杀人。 不过即使多可怕的东西在他们的面前站着,只要想到了李老板的惩罚,直接就硬着头皮二话不说继续冲了上来。 “姐你好了没有?他们可马上就要冲进来了,”枫哥收回血刃刚想叹口气,就突然又一次听到了跑步的声音,不由的扭过身子看向了香姐问道,“我会扛不住的!” “一分钟!” 她头也不回的回应道,额头上则滴下了汗水,看样子同样非常着急。 “看样子只能使用一下我的杀手锏了!” 为了拖住时间,枫哥一咬牙一跺脚,再次将血刃投掷在了半空中,自己则紧随其后,向着对面跑过来的打手们就冲了过去。 他要干什么? 在最前面的几人完全搞不懂他的套路,立刻就停下了动作,举起了手中的AK47。 而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陈枫连忙从自己的口袋里掏出了手机,对准已经慢下了速度的血刃再次狠狠的投掷了出去,给对方续上了新的力量。 几乎是电光火石间的分差,在他们几人的手指已经扣动了扳机的时候,红光在眼前炸裂开来,AK的零件顿时散落一地,一枚子弹都没有被打出来。 三十秒! 丝毫不能浪费一丁点的时间,枫哥趁着众人来不及反应,接回血刃就在面前用力一划,冰冷的刀刃从腿上经过,当场就放倒了四五个人。 身后的打手立刻抬起枪瞄准了脑袋,可在射击之后却发现对方将自己队友的尸体抬了起来,当成了护盾,把射出来的子弹全部抵挡,甚至还把他们逼退了十多米。 与此同时,香姐面前的密码锁也跟着发出了破解的声音,她激动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对走廊里的陈枫挥了挥手。 “破解成功了,赶紧过来!” “好的!” 猛的将尸体丢到了对方身上,枫哥在走廊里表演了一处蛇形走位,飞也似的就冲进了研究室。 但打手们这次却没有选择继续追捕,反而掏出了对讲机联系起了研究室的保安。 但没有想到的是,此时的研究室内仅仅只有李锦华和科研人员,而他自己则躺在了手术台上,下半身赤裸。 砰! 巨大的推门身把屋子里的人吓了一大跳,可香姐却没有给他们机会,一人一个手刀,全部打晕在了地上。 “你…你怎么能跟进来?” 李锦华想要起身,却忘记自己的身上被插满了管子,只要剧烈举动就会撕裂身体上的血管,导致身亡。 枫哥还是头一次见到这种场景,李锦华的血液全部流进了旁边的机器,随即又重新流回了身体之中,只不过在这两者中间,还多了一个小型的机器,上面插着的,则是香姐带过来的生命三号药剂。 “我进来当然是看看你的变得怎么样啦!” 香姐熟练的将口袋里的机器翻了出来走到了李锦华面前,接着就强硬的掰开了他的眼睛,拿起东西晃了晃,随即转身就将生命三号的药剂拔了出来,摔碎在了地上。 “我的药剂!” “你别太激动了,这玩意的纯度不高,成功率也不高,等有机会我们发现了生命二号,会告诉你的,”香姐拍了拍他的脑袋,笑呵呵的解释,“不过我今天这样做还有一个任务呢!” 说罢,她便搜起了对方的上半身,没有几秒钟的时间,就把一个小册子找了出来。 李锦华今天可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眼巴巴瞅着对方将千辛万苦买来的东西据为己有,自己却无法夺回。 但是在弄完这些后,警报声突然响了起来,枫哥见香姐站在原地滑动着手机,赶忙上前就把她拉到了一旁,询问还有没有其他事情。 “没有事情了,我现在就是想看一眼这老头子的现金到账没有,别做了赔本买卖。” “钱没了可以再赚,命没了就真的歇菜了,你弟弟我现在对付不了拿枪的家伙,还是逃命要紧吧!” 见她的眼睛里写满了对金钱的痴迷,枫哥无奈扶额,动身就决定带着她逃离这个鬼地方。 谁知香姐仍旧不慌不忙的收好了手机,随即心满意足的看向了李锦华,摆了摆手后,就猛的把匕首刺进了对方的大腿。 “啊!我的腿!” 在对方的惨叫声中,枫哥同香姐跑出了研究室,直接就跑到了旁边的通风口位置,急忙拆开了上面的铁网,就钻了进去。 也不知道爬了多久,枫哥只觉得自己在后面看香姐的屁股都快看腻了,才算重见光明,气喘吁吁的溜进了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