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1章 未来丈母娘 - 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第121章 未来丈母娘

“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为啥要这么做了吧?” 两个人踉踉跄跄的走到了松江市的港口才停了下来,枫哥喘着粗气,发现天早已经蒙蒙亮,不远处的游轮上,都已经站上了人。 只见香姐得意的笑出了声音,接着就直起身子,用力拍了拍他的肩膀。 “傻弟弟你难道忘记我们是干什么的了吗?”她越笑越大声,就好像在自问自答,“咱们可是杀手,拿钱就给别人办事呀!” “可是你…” 枫哥还想继续问下去,却被对方忽然一把抱在了怀里。 “你别管那么多,好好完成你的任务,至于那个李锦华,一时半会是不会找你麻烦的,放心!” 说完,她更加用力的抱了抱陈枫,随即猛的松手,转身向着游轮走了去。 被搞得有些头晕的枫哥直到现在还是没有问出他心里的问题,因为香姐从对方身上掏出来的册子,很明显就是生命一号的另一半! 难不成李锦华雇佣了银蛇等杀手寻找的这个东西?难不成香姐这次的任务,又是另一个人挂出来的悬赏任务? 可为什么她就不打算告诉自己呢? 眼看着对方即将消失在视线之中,枫哥咬了咬牙,打算撵上去,把所有问题问个清楚。 然而就在这时,雷声响起,枫哥愣了一下,就看到游轮缓慢的驶离了港口,而那个让他百般挂念的女人,则是在对着自己挥手。 “陈枫,你小子不许给我泡妹子,我可是等着你回来呢!” 泪水不由自主的从眼角滑落了出来,香姐任由它低落在身上,泪眼朦胧的对着陈枫喊到。 但是枫哥只是同样摆了摆手,便转身向着松江市的市区走了去。 今天注定不平凡,原本和孙雨辰请了一天假的他,在自己的房间里睡到下午便坐了起来,揉揉眼便下了床。 没了任何事情的他感觉时间很慢,脑袋同样有些晕晕沉沉,而最让他受不了的,还是香姐的匆忙离去。 “她做的事情肯定有问题,实在不行我得抽空回趟基地,打听一下才行!” 枫哥穿好衣服心里嘀咕着,接着便推开了房门,伸了伸懒腰。 楼下的工作人员还在忙活着,当他们看到陈枫出来后,纷纷停下工作打了声招呼,张导更是惊讶的张大了嘴巴,询问他为何没有去上班。 “今天请假休息了一天,”枫哥笑笑,从楼梯上走了下来,“你还在忙啊?” “对啊,非常赶时间呢,孙总只给了我八天的时间就必须把新的拍摄场地布置好,”对方无奈的叹了口气,抱怨道,“你看我这老胳膊老腿的,没准过几天也就坚持不住了!” 两人就这么你一句我一句的闲聊着,完全没有注意到薛家屯的门口,李小白开着车停了下来。 至于坐在后面的孙雨辰和卢洪玲,则悠哉的推开门下了车,慢慢的走了进去。 其实这都是孙雨辰心里作祟,她总感觉陈枫这次请假绝对有事情,便随即编造了个理由,就带着人前往了薛家屯,打算偷偷调查一下。 不过现在看来,对方竟然就在薛家屯没有离开,一时间脑海里的各种怀疑通通消失,自己也开心的不得了。 “陈助理,难不成你今天就是在家休息啊?” 枫哥见孙雨辰出现后连忙表示正是如此:“最近工作有些熬人,所以我就想休息一天,放松一下。” 谁知卢洪玲是完全不相信他嘴里说出的话,要知道自己昨天晚上回来的时候就没有看到陈枫在家,今天去上班同样也没有,反而在下午的时候才回到了薛家屯,很明显是把该做的事情做完了。 果不其然,正当她打算诈一下陈枫的时候,一阵急切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 枫哥掏出了手机,可在看到是孔玲的电话后,连忙走到了一旁安静的角落摁下了接听键。 “喂?亲爱哒,是不是想我啦?” 回忆起上次假扮男朋友的事情,枫哥就忍不住想继续调戏一下对方。 但万万没想到的是,电话那头却发出了一阵剧烈的叹息。 “陈枫,大事不好了,我妈去薛家屯找你去了!”孔玲沉默以后便开始爆发,将自己刚才的经历全部说了出来,“她还买了很多零食,说要给她的好女婿送过去!” “什么?咱妈来看我了?!” 枫哥一激动直接大声的将这句话说了出来,不远处的孙雨辰和卢洪玲可不是聋子,直接就听的清清楚楚,明明白白。 咱妈?! 二人互相对视了一眼,在还没有适应的时候,就忽然发现在薛家屯的门外,一名中年妇女拎着两大包零食就走了进来? “哎呀,我这个女婿咋就住在这个破地方了?”魏大妈进门后就开始自言自语,“孔玲也不说一声,把别墅钥匙给他,让他去那里住多棒啊!” 她说着话就来到了众人面前,枫哥在旁边的树荫下还没有挂断电话,但是小心脏却跳的飞快。 孔玲站在走廊里发现听不到声音后感到奇怪:“陈枫,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 “你妈妈已经来了,马上就可以看到我了!” 枫哥紧张的回答着,自己的双腿却时不时往旁边移动着,打算逃跑。 “这么快就到了?”对方同样感到惊讶,连忙提醒道,“你在帮我一次吧,把我妈开开心心的哄回来,自助餐我请你吃两次。” 听到她这样一说,枫哥现在死的心都要有了,要知道现在可是在孙雨辰面前假装男朋友啊! “你有没有听我在说话啊?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孔玲迟迟听不到答复有些心烦。 然而这时候,魏大妈已经看到了陈枫,微笑便走了过去。 至于孙雨辰,则冷眼注视着陈枫,双拳却捏的紧紧的。 “小枫,惊喜不惊喜啊?”魏大妈开心的举起了手中的零食,挑了挑眉毛,“想不到我会找到这里来吧?” “惊…惊死了,”枫哥哭丧着脸点了点头,接着就挂断了孔玲的电话,硬着头皮上前回答道,“我惊的都快哭了!” “哎呀,大男人哭什么,你可是我家的女婿,以后孔玲被欺负了,你要给出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