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拔了那个刺头 - 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第52章 拔了那个刺头

“小子,跟我们天狼组作对,你怕不是…” 地上躺着的黄毛还没有把话说完,老罗抬腿一脚就让他闭上了嘴巴,直接踩在了胸口。 “老罗,够了,让他们走吧!” 枫哥站在二楼摆摆手,刚刚在和包租婆的对话中,他已经知道了个大概,这群混混来薛家屯是有其他目的的。 “滚吧!” 老罗听到命令后点点头,随即将地上几人拎起,对着他们的屁股狠狠的来了一脚。 其他在薛家屯的租客听到了动静急忙跑出来观看,而当发现是这两天经常过来的混混后,吓得脸色苍白,回房间锁死了门。 “老罗,我刚刚和包租婆商量了下,她觉得你身手不错,就在这里当保安吧!”枫哥见他上来后指了指对面一层的单间,“每月也有工资,至少不用像之前那样流浪了。” 身边的包租婆则用爱慕的眼光打量着老罗,身上的肥肉也跟着抖动,笑盈盈的贴了上去。 “你来了薛家屯就是这里的人了,晚上到我房间吃饭吧!” “谢谢包租婆。” 老罗注意到了对方不正经的眼神,不过听说有吃的,直接选择了无视。 殊不知此时的大门外,那几个被撵出来的混混并没有离开,反而掏出电话联系起了附近的其他兄弟。 “大哥,今天咱们一毛钱的保护费还没有收到呢!”小弟拿着香烟点燃,脸上露出了忧愁之色,“要是被老板知道,没准不会好过。” “不要瞎想,咱们在薛家屯这块收保护费是有其他安排的,”大哥叼着烟,眼中闪过一抹寒意,“现在还是先把那个刺头拔了!” 要知道这是个要紧事,只要把这附近的住户赶走,用不了多久房地产公司就会过来开发,到时候他们会有一笔不小的收入。 “那男的有两下子,实在不行给他玩点狠的!” 想起刚才被踢屁股的屈辱,几人的脸色异常难看,毕竟天狼组的人还从来没有被这样欺负过。 而枫哥等人正坐在包租婆的屋子里,听对方讲了事情的经过。 “这么说,鼎盛集团的老总想要把薛家屯这个地方拆掉,盖成商业广场?” 这还真不是个什么好消息,枫哥摸了摸下巴,眉头紧皱。 虽然这个地方破破烂烂,可仍旧有近千人在这里生活,几百人在这里租借。 要是答应了这个要求,他们这群穷人就无处可去了。 “没错,不过最恶心的还是他们派小混混过来闹事,”包租婆气得直嚷嚷,“我原本还不知道,认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没想到他们蹬鼻子上脸,老娘下次可不会给他们好脸色看了!” 几人在屋里讨论着,但是在大院内,一名身穿西服的男子慢悠悠的走了进来,他的身后则跟着之前被老罗送出去的混混。 “老板,您怎么亲自来了,这事我们能处理好!” 混混头子唯唯诺诺的跟在对方身后,就差趴在地上走了。 只见鼎盛集团的老总看都没看他一眼,径直上楼就来到了房门前,表情严肃的敲了下门。 “你好,请问是朱碧玉家吗?” 包租婆还在抱怨,可听到有人过来后急忙跑过去开了门。 “是谁找我呀?”故意捏着嗓子打着招呼,可看到是对方几人后,脸色瞬间变了样,“你们过来干嘛?” “朱小姐,我当然还是过来和你商量下拆迁的事情。” 胡鹏程将手中的文件举起来晃了晃,摆出了副期待的眼神。 “不需要,我们薛家屯没有这种打算!” 板着脸就要关门,然而对方身后的混混立刻跳了出来,呲牙咧嘴。 枫哥和老罗腾见状腾的一下从沙发上站起,胡鹏程发现情况不对劲,急忙让小弟退后。 “咱们别这么不近人情嘛,我在价钱给你提一部分,你给个面子嘛!” 说罢,他将文件放到了桌上,枫哥一眼就看到了上面的内容。 所有大大小小的赔偿一共合计两百万,还真是给力。 “老总出手阔气啊,我们穷人从来没见过这么多的钱,”包租婆微微一笑,抬手把合同丢进了垃圾桶,“不过老娘依旧不答应!” 啧,这肥婆怎么这么多事?看样子不动手还真的不了解自己的手段了! 胡鹏程嘴角抽动下,忍着怒意沉声警告。 “两百万足够让你在松江自由自在活到死,我劝你好好考虑,要不然可能一分钱也拿不到!” 混混们在后面随声附和,但看到老罗的眼神后,吓得赶忙闭上了嘴巴。 “别打薛家屯主意了,多少钱我也不卖!” 二话不说将他们推出房间,包租婆忽然看到了门口停着的铲车。 “很好,有魄力,看看你能坚持多久!” 胡鹏程冷哼一声,站在二楼楼层对着外面的铲车司机摆了摆手,示意动手。 轰鸣声响起,车子缓缓驶进院子,巨大的铲子冲着包租婆的房子就挥了过来。 租客们都吓得从房间里跑了出来,可当他们来到大门口的时候,十多名混混却挡住了去路。 “老老实实看着,这就是不听话的下场!” 原本破破烂烂的房子就经不住推,当铲车的铲子刚刚触碰到墙壁后,就发生了剧烈的晃动。 众人看到这一幕后心痛的流出了眼泪,这个世代居住的地方竟然被如此对待,可他们却无法阻止。 “你们给我停下!” 包租婆红着眼就要扑向胡鹏程,可周围几个混混们却直接掏出了砍刀,挡在了前面。 “这就是你不答应的下场,薛家屯这块地我要定了!” 话音刚落,一道红色的光芒忽然在他的眼中闪过,而那进行着强拆的铲车,眨眼间就停止了动作。 司机坐在驾驶室里用力的操作着,可仍旧无法控制铲车继续行动。 “老板,车坏了!” 他急得满头大汗,起身跳出来对着远处的胡鹏程喊到。 然而此时的他根本没有心情下达其他命令,因为在面前的地面上,砍刀的碎片散落了一地,小弟们都吓得抱头鼠窜。 陈枫手里握着血刃面无表情,可散发出来的杀气让老罗都感觉到了寒冷。 “胡总,光天化日之下您做出这样的行为,是不是太过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