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5章 傲娇小娇妻 - 女总裁的贴身保镖

第95章 傲娇小娇妻

听她这样一说,枫哥再次停下了脚步,并且面带笑意的看向了她。 “你…你能不能…借钱请我让我吃顿饭?” 咬着嘴唇说出了这句话,卢洪玲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央求陈枫帮助自己,毕竟之前她可是很想杀掉对方。 心里的小心思来回乱撞,然而陈枫的两个字却直接把她再次拍倒在了地上。 “不行!” 眯着眼睛看着对方一副痛苦的模样,枫哥虽然不忍心,但是转念想想如果帮助了她反而会让自己以后保护孙雨辰会遇到更多的麻烦,所以最终打算放弃。 可就在自己说完这句话起身准备离开之际,卢洪玲忽然用力咳嗽了两声,随即就开始大口呼吸了起来。 这种反应一看就是发生了其他事情,枫哥急忙跑上前将她抱起放在了床上,但是对方的呼吸仍旧没有改变,还是在剧烈的运动着。 “药…我的口袋里有药!” 卢洪玲颤抖着伸出胳膊想要掏出来东西,但实在没有力气,只能眼睁睁看着陈枫。 “别怕,我帮你!” 枫哥立刻伸出大手在对方的身上摸索着,随后才找到了口袋里的药瓶,却发现上面写了一串外文,似乎是比较小众的文字。 不过现在并不是在意这种事情的时候,他打开盖子就把药片放在了卢洪玲手上,对方连忙丢进嘴巴里后,才逐渐恢复了平静。 就这样持续了五六分钟,枫哥全程没有动一下,心里却仍旧在思考卢洪玲为何会吃这种东西。 但这时候,对方已经正常,空腹的无力感再次袭上心头。 “咳咳…” 低下头看着这个女孩痛苦的面庞,枫哥感到了一丝头痛,最终无奈的叹了口气,拉着她走出了房间。 现在的薛家屯已经灯火通明,无数的租客们都在楼下晃荡着,而当枫哥拉着卢洪玲出现在大家眼前后,一群人又开启了八卦模式。 “哎呦,枫哥这是你的小对象吗?挺漂亮呀!” “身材也好,就是怎么看起来一副柔柔弱弱的模样?” 听着这些人的询问,枫哥连忙伸出手挥了挥警告他们不要乱说,并随即解释自己和卢洪玲没有任何的关系。 然而这个时候包租婆却从老罗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在看到他们两个人后,脸上的表情越来越严肃。 “陈枫,你刚才还和我说你们互相认识,怎么现在又开始撒谎了?” 被她这么一搅局,陈枫百口莫辩,而卢洪玲则用小手轻轻碰了碰他的后背,表示不要在意。 毕竟这些人只是随口说了说玩笑话,没有人会当真。 就这样,二人离开了薛家屯走进了附近的小吃街。 在前脚走进这条街后,卢洪玲就闻到了各种烤肉的味道,随即肚子就开始不争气的响了起来。 枫哥见状也就没有再选择地方,径直拉着她来到一家小饭馆门口就坐在了椅子上,接着抬起手把服务员招呼了过来。 “枫哥,今天有空来我们这里吃饭啊!” 服务员小刘看到是陈枫过来了后,立刻满脸带线的跑了过来,不过当他发现旁边坐着个陌生女孩后,忍不住偷偷打量了几眼。 卢洪玲本来就被薛家屯的人弄得很是尴尬,现在发现这里的人看自己眼神也不太对后,连忙低下了头。 然而我们的枫哥并没有在意这些,直接就指着菜单要了些简单的熟食凉菜后,才扭头询问对方想要吃什么。 “饺子…” 卢洪玲小声的说了句,但是随即想起来声音似乎有些小,不由的眨了眨眼,看向了陈枫。 没想到的是,枫哥听完后笑了笑,然后看向了小刘,语气严肃。 “听到没有,你嫂子想吃饺子,赶紧去给我们上来!” “好的枫哥,我马上就让后厨先给你做!” 小刘一看对方都这么回答了,立刻点点头,快步跑进了房间。 而卢洪玲则气得伸出手狠狠的捏了下对方的大腿,随即鼓起了嘴巴。 不过枫哥并没有在意,反而和刚刚坐在旁边的老板聊起了天。 夜色将至,无数的情侣们都走进了这条比较破旧的小吃街,而卢洪玲看到凉菜和熟食都放在了自己面前后,忍不住咽了咽口水。 “枫哥,嫂子这么漂亮吗?你也不给我介绍一下吗?” 老板笑嘻嘻的在旁边打趣,随即起身开始了烧烤工作。 “她害羞,人一多就紧张的结巴,”枫哥扭头看了眼对方,忍不住调戏道,“就只有个喜欢吃东西的毛病。” 刚一说完,卢洪玲就连忙将嘴里还没有吃完的半块烤肉吐了出来。 “陈枫你能不能给我点面子?” 她被羞得压低声音警告着,可心里却七上八下,害怕对方翻脸不给自己结账。 但是这个行为恰好被老板看在了眼里,笑着将面前烤好的羊腰子拿起来放在了陈枫的面前,并露出了一副你懂的的样子。 “谢谢老板了,”枫哥坏笑着点点头,接着拿起就是一顿啃,并且有意无意的瞟向卢洪玲,“晚上回家我好好伺候你,现在别急着骂我。” “谁着急了?”对方气得眼睛通红,但是肚子却饿的要死,只能一边吃一边骂,“你给我解释清楚!” “哈哈,嫂子果然很傲娇,不过吃货的天分也显露无疑!” 老板看着二人打闹了起来在旁边发表着自己看法,整条街上都被搞得活跃了起来。 终于,在这欢快的气氛里,二人起身离开了饭馆,枫哥好面子硬生生的把钱塞给了老板,随即强行搂着卢洪玲,向着薛家屯走了去。 “陈枫我告诉你,这钱我会还的,所以请你不要这样对我!” “啧啧啧,看来你是吃饱了有力气了,”枫哥耸耸肩,一把将对方松开,孤身一人在路灯下停下了脚步,“那你就回去吧!” 卢洪玲被他的举动弄得有些摸不清头脑,不过在自己被推开的一瞬间,她的内心却感觉到了丝丝痛苦,虽然猜不透是什么情况,可却非常不好受。 “你难道不回家吗?” 她转身询问,脑海里却忽然浮现出在晚上潜入陈枫家里把对方干掉的计划,忍不住浮现出了笑意。 “不回这里呀,我现在和孙雨辰住在一起。”